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 媒体看点

湖北日报:追逐暴利,挖空心思对抗执法—— 非法采砂“水很深”联合执法出狠招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汤炜玮 李源

    8月6日上午,48艘涉非法采砂船只在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纱帽江段进行集中处置。吊车将采砂机具从船上运往岸边一一切割。
    船上所有采砂设备都将毁坏性拆除。现场执法人员说,相比罚款、入刑,这是砂老板最害怕的处理方式。
    根据今年5月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修订的《武汉市防洪管理规定》,长江、汉江武汉段,中小河流全面禁止采砂。全市严打非法采砂行为,对在扣涉砂船只72艘,都将依法依规拆除采砂机具并拆解。
    斩断采砂黑色利益链,还江河水清岸绿。

    非法采砂黑色利益链

    在高额利润诱惑下,非法采砂行业衍生出一批“职业采砂人”。他们或许不是砂老板,却干着跟非法采砂相关的事,并以此谋利。“无论刮风下雨,水务执法艇对面的江边总坐着人在钓鱼。”一位水务执法人员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他们就是俗称的“盯子”,专盯执法人员。只要执法艇出动,他们立马报告。水里在采砂,岸边也有“盯子”车巡盯梢,遇到势单力薄的执法队员,他们还会干扰阻挠。“曾经有执法人员的车被逼停”。
    在水上采砂作业的人由砂老板雇佣,开的是“三无”船只,万一被抓就乖乖束手就擒。在关押期间,砂老板会按时给他们发工资,出来时还将获得一笔可观的“慰问费”。
    5月29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判的一起涉黑案件引人关注。涉黑团伙垄断控制长江水域内非法采砂作业,利用非法采砂人员害怕被查处的心理收取保护费,共敲诈勒索计2381船次,聚敛钱财达173万余元。
    办案民警透露,该团伙根据采砂船的大小及利润多少,列出2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收费标准。哪条采砂船不交足费用,他们就组织团伙骨干及马仔对其威胁、恐吓及打砸。
    采砂船船主虽然不甘心被敲诈,但因自身行为具有违法性,对报警有所顾忌,不得已选择沉默。

    打击非法采砂调查难取证难

    非法采砂利润大、成本低,与之相伴的社会黑恶势力也格外猖獗。他们与非法采砂者相互勾结,成为非法采砂者的保护伞,共同对抗执法。因此,在调查取证时,知情者往往不敢吭气,时常出现“找不到人、取不到证”的尴尬局面。
    2016年5月20日,武汉122个非法码头全部取缔。然而,非法采砂船盗采河砂仍然存在。没有码头,河砂如何流入市场?
    一位经营砂石生意的人士告诉记者,在洪山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东西湖区等地,仍有一些小型黑码头存在,它们为非法河砂上岸提供方便之门。“大部分是整治后又冒出来的。”
    水务执法人员也透露,目前很多河砂上岸甚至不需借助码头,晚上随便找一处沙滩,用皮带机直接将砂卸到车上,白天没有任何痕迹。
    省际、市际、县际等交界河段,一些敏感水域是监管难点,也是非法采砂重灾区。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现场抓到本辖区内的非法采砂行为,往往要依靠外地的执法艇。3月28日0时47分,武汉市水务局与水上公安局在簰洲湾乘执法艇顺江执法,在汉南中粮码头下游400米处,抓获两艘正非法采砂的采砂船,控制7名采砂人员。此前,执法队员在岸上巡查时,发现江边疑似有人采砂,为了不打草惊蛇,水务执法人员与水上公安人员,开车绕过长江沿线直达簰洲海事码头。为严格保密,执法队绕道借调赤壁执法艇。进入江中,蹲守1个小时,逼近时不开灯、不开雷达,终于抓到现行。“采砂执法人员人人都有伤。”水务执法人员介绍,因为采砂船在江中移动,经常要在靠船的瞬间跳过去,长期膝盖磨损严重。若不小心掉进水里,则会危及生命。“不光调查难、取证难,采砂船处置也难。”一位水务执法人员透露,拆一条船往往需要上百人工作好多天。

    联合执法共同打击

    业内人士称,非法采砂、流动作业,需要沿线各地打破区划藩篱。公安、交通、安监、水利、国土、航道等多部门,需要形成合力,联合执法。还要严把销售关口,堵住非法采砂的销售渠道,对砂石经营户进行严格控管,严查经营主体资质,杜绝非法采集的砂石流入市场。
    采访中,多位法律界人士认为,一直以来,面对非法采砂这样的暴利行为,处罚的力度却不足以对违法行为形成震慑,导致了这些人肆无忌惮。另外,非法采砂入刑,真正受到刑事处罚的人,往往不是幕后砂老板。
    砂石供不应求,价格自然居高不下。怎么缓解供需矛盾?武汉市水务局相关人员透露,目前武汉范围内的用砂,主要来自鄱阳湖淤积区和黄冈巴河非禁采区,下一步会考虑将三峡库区每年冲砂季淤积下来的砂利用起来。还会推广粉碎砂代替江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