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园地 » 湖泊文化

重塑湖泊文化 促进人水和谐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这一重要指示,彰显了深邃的历史思考、宽广的战略眼光,为我们处理好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关系,指明了正确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湖北以“湖”得名,素有千湖之省的美誉。作为湖泊大省、水资源大省,湖北的绿色发展,极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构建新型人湖关系,化“人水相争”为“人水和谐”。
  推动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是思想领先,舆论先行。自古说,文以载道、以文化人。新时代,也要有意识地通过理念更新来转换观念、引导行为。由此,湖北要实现人水和谐,必须重塑湖泊文化,即更新人们对待湖泊的观念、认识、态度,培育护湖、养湖、爱湖、亲湖、美湖的文化价值理念,大力倡导护湖为荣、损湖为耻的社会风尚,引导人们自觉树立湖泊生态保护优先的绿色发展观。
  一、湖泊文化现状
  人类逐水而居,湖泊、河流养育了人类。浩浩湖泊不仅是天然的盛水巨盆,为人们提供不竭的水源,湖泊也是物产丰富的宝库,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及工农业生产原 料。荆楚先民依湖而生,湖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滨湖儿女,孕育了一座座滨湖城镇村落,演绎并形成了厚重的湖泊历史与文化。荆楚先民也用勤劳智慧改造自然,筑堤束水,拓展生存空间,“纳移民、垦垸田、上产量、输米粮”,逐渐创造了“湖广熟、天下足”的富 庶家园。
  江汉平原湖区是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核心区。考古发掘发现,在长湖周边,聚集了大量的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群,如屈家岭、石家河文化遗址、凤凰山旧石器古墓群等。其他湖区,也有先民留下的众多历史遗迹和人文景观。
  对湖泊进行能动开发利用,使湖泊尽显物产和充分发挥灌溉、航运、供水以及调节洪水等方面的功能,加倍地造福于人们,这是人类进步发展的体现。但是随着人口膨胀,迫于生存压力及受错误思想指导,近现代出现了对湖泊过度开发与占用的问题,伴生出落后的、违反科学的、违背自然规律的湖泊文化。其存在及表现如下:
        一是湖泊开发上,重围垦,轻调蓄。最突出的,是“以粮为纲,向荒湖要粮”。在“土、肥、水、种、密、保、管、工”的“农业八字宪法”中,水摆在第一位,可以说是生命之源。但近百年来,盲目地、掠夺式地围湖垦殖,对湖北省湖泊造成重大影响。据资料记载,20世纪50年代,湖北有百亩以上的天然湖泊1332个,仅仅半个世纪的变迁,目前仅存755个,减少了将近50%。因湖泊调蓄功能减弱或丧失,丰水期,大面积的湖田渍涝成灾,宝贵的淡水资源花尽人力物力财力大量被白白排挤到江海,一到歉水时又遍地找水,抢水抗旱。
  二是湖泊利用上,重经济养殖,轻水体保护。“家家挖口塘,胜似十亩粮”。为了快 速致富,上世纪80年代后,水产养殖大行其道。虽然大规模围湖造田的情况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新出现的围湖养鱼与拦网养鱼,让部分湖泊逐渐失去了湖泊湖盆形态和湖泊调蓄功能,以及符合生态自然的“人放天养”养殖功能,且由于投肥投饲料喂养,直接导致湖泊污染水质持续恶化。
  三是湖泊管理上,重权益、细分割,轻整体、轻统筹、轻共享。“公共资源,各占一段;利来我要,有害他管”。一个湖泊,一个小流域,就是一个小系统,上下游、湖两岸,如何共管、共享、共赢?现状是,边界分明,各自为政,有利益时八方伸手,出现侵占、填埋、污染等等问题时互相推诿,投告无门、治理无道。
  四是湖泊保护上,重口号、轻实施,重眼前、轻长远。湖北省在全国最早出台湖泊管理法规,武汉等地近些年出台的条例、规定不计其数,政府和社会民间组织采取的保护行动接二连三,但有的天然湖泊消失、一些湖泊大幅萎缩、众多湖泊污染加剧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扭转。特别是城中湖和近郊湖泊,屡屡变小甚至消失,令人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
  摊开江汉平原四湖流域地图,著名的四湖中,三湖和白露湖已经消失了,仅剩的长湖和洪湖,亦是面积锐减。
  寸土寸金的武汉,是填湖造城的重灾区。上世纪80年代以来,武汉湖泊面积减少228.9平方公里,近100个湖泊人间“蒸发”。不少地方,有湖名,却无湖泊。
  违反科学、违背自然规律的湖泊文化带来的危害有多大?以曾“四处野鸭和菱藕”“怎比我洪湖鱼米乡”的湖北省最大的湖泊——洪湖为例:近几十年来,由于重围垦、重养殖、重开发、重眼前利益,洪湖地区出现了对湖泊的非法侵占和过度开垦,致使湖泊水面缩小、调蓄功能下降、水质污染、动植物种量减少、水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日趋严重。一是湖泊水面缩小,抗灾能力减弱。建国初期,洪湖水域面积735平方公里,2012年经“一湖一勘”调查,确认洪湖多年平均水位时面积为308平方公里,湖面缩小了50%以上。由于调蓄功能下降,1980年以来,洪湖地区出现了典型的6次洪涝灾害(1980年、1983年、1991年、1996年、2010年、2016年)和2次干旱灾害(2000年、2011年)。二是围网养殖过度,生态日趋恶化。洪湖渔民拦网养殖的“创新”一度作为先进经验在全省、全国推广。但过度的围网养殖、人工投饵,不仅影响湖面观瞻,洪湖水“浪打浪”变成了“杆打杆”,而且使水体透明度下降,底层植物死亡,水体自净能力丧失。近年来,每年养殖入湖饵料总氮、总磷分别达到840吨、420吨,消耗黄丝草、轮叶黑藻、金鱼藻超过1万吨。洪湖水生植物由过去的158种下降到现在的98 种,水草覆盖率由98.6%下降为零星水域有水草。洪湖栖息的水鸟由原来的167种减少到现在的63种,鸿雁、灰雁、豆雁等雁属鸟类由大众变成稀有物种,天然鱼类品种大大减少。三是管理体制不顺,水质污染严重。大量的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化肥农药残留水体等超标排入湖泊,以及湖泊水产养殖的无序过度,导致近年监测结果表明,洪湖水质为三类至五类,局部区域水质出现劣五类,水华现象时有发生。而目前各自为政的管理体制,尚不能有效管理保护洪湖水生态、水环境。洪湖的管理复杂,参与涉湖管理的有水利、水产、林业、公安、环保、航运等部门,如水利部门负责防汛抗 旱及水资源调度,环保部门负责水污染防治,林业部门负责水产养殖、生态保护、航运 旅游。现状是管堤防不管水面,管水面不管水质,管水质不管功能,湖泊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缺乏联动机制。
        对于洪湖生态环境的保护,湖北省荆州市委市政府和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近年来逐步采取“拆除网围、渔民上岸”、“人放天养,捕捞生产”等有力措施,在保护洪湖生态、打造人水和谐的征途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历史沿袭和形成的文化背景,会对人们的实践行为产生深远影响。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形势下,千湖之省迫切需要构建新的湖泊文化。
  二、洪涝灾害敲响警钟,新湖泊文化建设刻不容缓
        2016年夏天,湖北出现特大洪水,带来严重洪涝灾害。主要中小河流倒水、举水、汉 北河、澴水、府河、府澴河、大富水等7条河流水位创历史记录。洪湖、梁子湖、斧头湖、长湖、汈汊湖等五大湖泊同时长时间超警戒,梁子湖、长湖水位屡创新高、超历史纪录。主汛期,全省被动和主动分洪的河、湖民垸超过250个,增加调洪面积170万亩以上。而其中,尤以梁子湖破垸分洪受人关注。
  在汛情严峻的时刻,湖北省委、省政府慎重考虑,决定同意省防指的破垸分洪建议,对梁子湖的牛山湖、挡网湖、愚公湖实施破垸分洪,同时永久性退垸还湖。2016年7月14日晨7时,持续3.5秒的爆破,把牛山湖与梁子湖的隔堤炸开。牛山湖分蓄洪水5000万立方米左右,梁子湖的危机随之缓解。作为分洪的代价,牛山湖垸 1658名居民泪别家园。这种应急的破垸分洪,实为一种无奈的两难决策,但同时又是一种富有远见卓识、富有道义担当的历史性作为。“人行人道,水行水道,人水相生,永续利用”。这一事件,应该作为新湖泊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关节点,载于史册。
  灾后反思,是我们经济建设快速发展过程中,忽视了人水和谐的考虑,留下了长远隐患。痛定思痛,建设新的湖泊文化刻不容缓。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指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推动绿色发展”,“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落实“五大发展理念”,要求我们转变观念,构建重生态、重协调、重共享、重和谐 的湖泊文化,要求对湖泊功能进行再认识,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做好退垸还湖与湖泊生态治理工作。
  洪涝造成的损失是重大的,带来的教训是深刻的。在武汉,内涝取代洪水,成为这座城市2016年汛期最大痛点。2016年7月上旬的大雨,导致聚居数十万人口的武昌南湖片区发生严重渍水。交通被迫中断、市民有家难回。风华天城等地势低洼的社区,雨停10天后仍泡在水中。30年前,南湖片区人烟稀少,基本由湿地、沟塘和湖面构成。今年发生严重内涝,泵站抽排能力不足是一方面,填湖造城更是重要原因。那些被填占、围垦的湖泊,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蓄洪纳渍。湖泊被填占,调蓄能力大大降低。一旦出现较大降雨,洪水没有出路,便会侵蚀陆地。
  湖泊的调蓄功能,也影响到江河防汛。过去,江和湖是连通的,很多河流原本是流向湖泊,通过湖泊调蓄以后再流入长江。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河流直接流入长江,湖泊变成了大水塘,汇水容积大大缩小。
  以人为本、人水和谐,是新湖泊文化的核心,要求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最大程度地尊重人、尊重自然,相关的人们可以科学、合理、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正确选择生存生活方式,而不是把权利、金钱,放在第一位。从这一文化理念出发,遵循自然规律,根据生态功能特点,合理开发利用湖泊湿地资源,维护湖泊调蓄功能与建设良好生态环境,就可能做到相趋一致,使人与自然界和谐共处。由此,大到权力管制的体制如何改变,小到渔民是否“一刀切”上岸,都可以从长计议,并得到妥善处置。
  湖北的发展史,可以说是一部治水、治湖史。在我们已解决温饱问题并正在迈进全面小康社会的新阶段,必须牢固树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理念。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我们当下也完全具备“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物质基础。湖泊只有保护好、管理好,才能源源不断地向人们提供可更新的、可持续的自然财富。诚然,湖泊经济绿色发展,不能急功近利,保护环境亦需要持之以恒。实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转变,需要定力与毅力,更需要担当和勇气。
  三、重塑湖泊文化,构建新型人湖关系的具体措施
  (一)重塑重水、亲湖、民本、人水和谐的湖泊文化,加强教育、传播、普及并争取 深入人心
        以往,我们说到水,是生命之源、生活之需。近年,习近平总书记更是说到,水是万物之母、生存之本、文明之源。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要依据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把湖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在全省征集科学的、先进的、健康的、大众化的湖泊文化口号,进行广泛宣传,持之以恒,使之家喻户晓,深得人心。在人们头脑中营建新的理念,这是一项力量巨大的隐形工程,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只有人人自觉意识到重要必要的的东西,才有自觉的行动和不懈的奋斗。
  (二)加强湖泊生态文明的宣传教育
        湖泊是大自然的璀璨明珠,是人类的亲密朋友。要通过各种途径,加强湖泊保护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增强公众湖泊保护意识,建立公众参与的湖泊保护、管理和监督机制。从娃娃抓起,让湖泊文化、湖泊教育进课堂。新闻媒体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宣传湖泊保护法规条例,开展湖泊保护公益性宣传,倡导促进环境友好的生活方式,引导人们珍爱湖泊、善待湖泊,并发挥好舆论监督作用。要鼓励社会各界、非政府组织、湖泊保护志愿者参与湖泊保护、管理和监督工作。鼓励民间资本投入湖泊保护。各级党委、政府对保护湖泊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应当给予表彰和奖励。
  (三)更大力度推进退垸还湖,趁势建立新型湖泊文化与人水关系
        从湖泊围垦与退田、退垸还湖,反映了人地关系的演变。实施退垸还湖措施,是根治水患、还湖于民、还湖于史、还湖于未来的谋远之举,有利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经济社会的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长久造福于广大人民群众。湖泊生态治理修复,退垸还湖是前提。把侵占的湖泊还回来,把分割的水面连起来,重现大湖风光、梦里水乡。人退湖进,以民为本,进一步达到重湖亲水,人水和谐,反映的是人与湖泊关系理念的提升。
  (四)严格执法,逐步彻底解决一些老大难问题,有利于新湖泊文化文明的推行和巩固
        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2014年7月1日实施的《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都必须得到有效有力的严格贯彻执行。如梁子湖是目前我国保护最好的内陆淡水湖之一,是大武汉的备用水源。但围栏养殖成为梁子湖的最大污染源,拆了又围,围了又拆,至今也没有完全解决。保护湖泊,必须再加力度,铁腕执法。否则,“破窗”效应明显,治理了的容易出现反弹,对新型湖泊文化文明的推行和巩固是极大的冲击。
  (五)理顺体制,建设一批湖泊生态文明示范区,大力弘扬新湖泊文化文明
        要像重视建设经济开发区那样,推动湖泊生态文明示范区建设,建设一批国家级、省级湖泊生态文明示范区。利用湖泊生态资源与历史文化,发展好生态农业、生态水利、生态渔业、生态林业、生态文化旅游业等各项产业。有了这些示范区作载体,新湖泊文化文明的建设就有了稳固的根基。同样,有了这些载体作示范,新湖泊文化文明就能得到大力弘扬和全面落实。
来源:蔡东华(作者系湖北省政协委员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原湖北日报社总编辑、湖北省湖泊保护协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