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园地 » 湖泊文化

刘智修:《我和我的银发护湖队》

鲩子湖座落在江岸区台北街宝岛公园内, 16万平方米的公园,湖面面积就占了10万平方米,周边5千多户居民紧紧环湖而居。

我从2005年开始居住在距湖仅3.8米的“宝岛赏湖居”,2010年前湖水散发的异味常常随风入室。

我国江河众多,湖泊星罗棋布,湖泊的污染我们老百姓是最大的受害者,于是我成了投诉的“常客”。

当时湖泊管理办公室主任带着工作人员护湖,劝阻垂钓和放生、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女工作人员曾被脏话骂哭,甚至有工作人员还差一点被推入湖中。

看到这一幕幕我深受感动和启发,生态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我们老百姓自身的利益,而保护湖泊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

2010年我毅然动员晨练的老人们,组织建立起一支志愿者团队来保护我们自己的湖泊。开始只有8名志愿者,在我的努力和坚持下,现在,这个志愿者团队已经是一支百余人,有影响力的“台北街银发护湖队”,平均年龄70岁,2016年被市文明办评为“最佳志愿者团队”。

 

最初我们志愿者每天戴着红袖章巡湖,手握夹物钳沿湖捡垃圾,那时看到湖边至少都放着数十根鱼竿,还有放生者朝湖中投放世界公认的“生态杀手”巴西龟,巴西龟生长快、个头大,是湖泊最大的敌人,那时的鲩子湖几乎成了“巴西龟王国”。

所以我们志愿者每天巡湖的主要任务就是劝阻垂钓和放生。

他们来10人垂钓我们就上30名银发志愿者围着他们宣传禁止钓鱼,志愿者婆婆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导声令垂钓者哭笑不得地说:“头被吵昏了,鱼儿都不上钩了”。最后只能灰溜溜地收拾渔具离开。

垂钓者白天来,我们白天到,夜晚来我们就夜晚上阵。

有几位垂钓者跟我们较量,白天不敢来,连续多日雨夜来湖边垂钓。

发现这一情况后,我便带领十余位银发志愿者撑着雨伞,紧跟着他们在湖边转,直到夜晚十点多他们回家我们才回家,这几位垂钓者无可奈何地说:“真怕你们这些婆婆,我们投降了!”

后来,垂钓者不用鱼竿,隐蔽地用线勾,人躲进附近的树丛,经过好心“专家”指点,我每天带上小剪刀,在湖边查看漂浮在湖面的鱼漂,见到漂子就顺着查找钓鱼线,用小剪刀“咔嚓”剪断。

有一次,一位最厉害的垂钓者,下了八个线勾,被我沿湖剪断四根,他忍不住急忙从树林中跑过来求饶,赶忙收拾起剩余的线勾,垂头丧气地离开,边走边说:“算你狠,我怕你了。”

我这双老眼就像望远镜,可以看见远处湖泊的鱼漂,垂钓者线勾也不敢下了。

有一天,他们聚集十余人在一号门湖边垂钓向我“示威”,我立即召集三十多位银发志愿者,围着他们做宣传工作,对方一名带头人,凶狠狠地对我说:“你再管,信不信,我把你丢进湖里。”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一把抱住他往湖里跳,出乎意料的是我比他更勇敢,他瞬间吓坏了,自己滑到护坡上,用双手将我的身子往上推,他怕我真的掉进湖里。

这一次,这群违规垂钓者真害怕了,以后再也不来鲩子湖钓鱼,成为文明的游客。垂钓者见到我表示尊重:“您这么大年龄,用生命护湖,再不听您老的劝导,真不是人了。”之后我又耐心地向他们宣传保护湖泊的重要意义。

 

最后还有一位最顽固的垂钓者,我到他家去做“家访”工作,动员他的妻子和父母做他的思想工作,令他心服口服。从此他还帮我向他的朋友们宣传保护湖泊,不要来鲩子湖钓鱼、放生,是我的编外志愿者。

 

鲩子湖

 

护湖队

我的银发护湖队做到了:

召之即来、

来之即战、

战之即胜。

 

 

我们经过一年多每日坚持的护湖行动,鲩子湖终于没有人来垂钓、放生、扔垃圾······

 

我还走访了周边五所中、小学,请学校老师配合,教育学生爱湖、护湖,首创《环境保护青少年教育基地》,组织小志愿者“大手牵小手,一同湖边走”。改变了过去周边许多中小学生往湖里扔油碗的现象。

同时,我们至今坚持每月接待社会环保志愿者团体 ,组织全市各大、中、小学师生来鲩子湖开展爱湖、护湖教育。

 

八年来,在政府主导、专家指导与银发护湖队宣传与保护下,现在鲩子湖湖水清澈明亮,每天早晚环湖小道游人拥挤。受到周边居民游客的频频赞扬与感激。

 

我们这支银发护湖队还会继续坚持环保的理念,也一定会把这种保护湖泊的精神世代相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