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园地 » 典型案例

钱某在河道堤防范围内违章建设建筑物、构筑物强制拆除执行案

【案由】
 
    当事人钱某,男,个体经营户。
    某河桥下违章建筑物、构筑物及堆放物属历史遗留,且当事人利用河道滩地经营获取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的相关条款,位于该河桥下的违章砖厂、砂场和建筑物严重侵占河道堤防用地妨碍汛期行洪。
    2013年2月25日区水务局依法对其下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并要求其在7日内自行拆除违章建筑物、构筑物及清理堆放物料。当事人钱某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履行拆除责任。3月5日,水行政执法部门依法下达了《权利告知书》,告知将要给予的行政强制决定及法律救济途径。
    3月18日,区水务局依法对其下达了《代执行决定书》,并报区人民政府。3月19日组织区城管委、区公安分局等9家单位共计200余人联合对违章建筑物、构筑物进行了拆除及清理。此次行动共清理河道滩地违章建筑21处,总面积1317平方米,转运堆放物料7000立方米、砖料180余万块、水泥80余吨。
 
【处理经过】
 
    2013年1月,接武汉市水务局关于汛前清理河道滩地违章建筑物的文件及区委区政府关于开展新城区结合部环境整治工作要求,该区水务局及时进行了汛前安全检查,发现某河桥下有大量违章建筑物及构筑物,执法人员立即对河道滩地内的违章建筑物及构筑物展开了调查,找到该场地负责人钱某,经调查询问得知该场地是由该村村民委员会租赁给其经营的。
    经调查,该滩地于2006年5月1日由该村村民委员将某河河滩地总面积20亩以2000元/亩的价格一次性租赁给钱某作生产之用,期限为2006年5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为止,合同中同时规定了因国家、集体需要征用甲方所占土地时,双方自行协商解决。
    在查处过程中,当事人钱某还声言除与村集体的租赁合同还取得了河道滩地主管部门的许可,经查,主管该滩地的河道主管部门曾于2009年12月收取过当事人5000元的青苗补偿费,用于防浪林的砍伐补偿,并没有同意当事人及村集体租赁此河道滩地。
    经大队领导集体讨论形成《水事违法案件合议笔录》认定后结论:该滩地系村委会未经水行政主管部门许可,为发展本村经济,擅自将河道滩地租赁给当事人钱某从事生产经营,虽钱某本人手中有各种合同、工商执照、税务登记执照,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 的相关规定,在未有取得河道主管部门的许可的前提下,其合同及其它证件可视为无效。
    3月5日在下达《权利告知书》后,当事人抵抗情绪比较大,由此区水务局报请区政府,请求多部门联动进行拆除工作,共同进行强制性拆除以确保汛期安全。经区政府常委会研究讨论决定,定于3月19日依法对桥下的违章建筑物依法依规进行拆除,对堆放的物料由街道办事处责成村委会限期进行转运。
    2013年3月19日,由区委区政府组织的9家单位依照水行政法律法规对新河桥桥下的违章建筑物进行了强制性拆除工作,按照清理拆除方案,堆放的物料也与3月底清理完毕。当事人于当日组织人员极力阻扰拆违工作,由于事前调查及时,该事件当日有街道及村委会等部门进行了劝服,确保了拆违行动的顺利进行,恢复了该河桥下河道滩地汛期的行洪通道安全。
 
【案例评析】
 
    本案是河道滩地内违法建筑强制拆除比较成功的案例,确保了河道滩地汛期安全渡汛。此案的查出在全区震动很大,前期研究拆除工作上报区委区政府并在区常委会专题进行研讨,多部门联动,政策法规上由法制办、督查办、纪委亲自过问,后期起到了很好的“以案示法”的社会效应。执法查处的关键点及困难有以下几点:
    第一、在该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执法人员发现大量位于城乡结合部的河道滩地土地权属不清,且河道多年未有洪水,很多当地街道、村委会的领导麻痹大意擅自将河道滩地化为自有土地使用。
    第二、执法人员通过走访调查周边种植户、外来户,取得了大量前期拆违的依据,通过各种前期取得的依据,在后期对村委会等部门的托词前有了更有力的法律依据,使得后期再拆违过程中以法说法,距理力争,顺利拆违。
    第三、引用法律准确,依法、依规、依时下达水行政法律法规文书,文书流程清晰,经各部门多次审查均未出现文书纰漏。拆违前、强拆后的评估罗列证据、拆违过程、社会影响等均作出详细报告并形成文书加以具体分析论证,体现了水行政执法的合理性、公平性和公正性,最终使得拆违工作顺利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