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园地 » 典型案例

李某在河道内非法采砂案

【案由】 
 
   2015年4月29日夜10时许,武汉市某区水政监察接到有人在某大桥附近河道内采砂后,立即前往调查处理。在当地街道、派出所和治超专班支持下,将正在盗挖黄砂的李某(挖掘机老板、司机)抓获。当晚12时许,李某的挖掘机作为证据被平板车拖到了某停车场异地登记保存,并同时开具了《登记保存证据决定书》。
 
【处理过程】
 
  (一)调查取证
   由于头天晚间视线不好,所拍视听资料不太清晰,4月30日上午,区水政监察大队办案人员又赶到事发现场进行补充勘验和拍照,并报经局领导同意立案调查。下午4时许,当事人及其父亲前来水政监察大队接受调查。
   经查:李某(挖掘机老板、司机)今年21岁。据李某交代,受某村无业村民徐某的哄骗和指使,于今年4月26日至29日,连续四天,利用夜色掩护,到某桥附近河道堤防禁脚范围内盗挖黄砂,其中头两天只是从河道挖起黄砂堆在原处,后两天才开始销售。其中27日夜李某还受到水政大队砂管巡查人员警告,责令其将挖掘机开走。李某还交代由于徐某没能给付前两天挖掘机台班费,李某被迫在此挖砂,直至被抓获。
   五一收假后,当事人李某及其父亲又找到我们水政监察队,反映他们多次打电话和到徐某家或附近蹲守,都没能找到他。我水政监察大队办案人员也多次打徐某电话,都无法接通,而前往徐某家中调查时徐某更是避而不见。后我们找到派出所和村支部了解到:徐某幼年丧母,父亲身体也不好,对其疏于管理,徐某从小浪迹江湖,染上不少社会恶习,加之他由于身患羊癫疯,直到三十多岁还未成家,派出所怕他病发,有时也拿他没办法。
  (二)案件合议
   5月6日下午,针对这个案件,区水务局分管领导和水政大队队长及主要办案人员等进行了集体讨论:
   1、事先在案由问题上,一种意见认为:李某在堤防禁脚范围内采砂,涉嫌毁损堤防,建议按《防洪法》第三十七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破坏、侵占、毁损水库大坝、堤防、水闸、护岸、抽水站、排水渠系等防洪工程和水文、通信设施以及防汛备用的器材、物料等。”的规定,以当事人“毁损堤防”立案,依据该法第六十一条“违反本法规定,破坏、侵占、毁损堤防、水闸、护岸、抽水站、排水渠系等防洪工程和水文、通信设施以及防汛备用的器材、物料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采取补救措施,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损坏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应当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追究其治安或刑事责任。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当事人主要目的是盗挖黄砂,获取暴利,没有毁损堤防的故意,损害到什么程度才够处罚,没有统一标准,找专家鉴定又麻烦,况且从表象看,本案尽管在堤防禁脚范围内采砂,但对河道堤防危害不大,以非法采砂立案较好,按《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第十条第一款“河道采砂实行许可制度,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按照河道管理权限分级许可,其他部门和单位不再办理河道采砂许可手续。”的规定立案,依据该法规第二十四条“违反本办法规定,未经许可擅自进行河道采砂或者不按照河道采砂许可证的规定采砂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非法所得,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的规定处罚。
   2、在处罚谁的问题上,一种意见认为:应该将当事人徐某作为共同主要违法人予以追究,因为有李某的证词,徐某是幕后人,且徐某长期欺骗租来机械在该地段偷采,有前科,曾经受过打击处理。而另一种意见认为:既然徐某找不到,现在只发现李某在第一现场,况且27日夜还对他进行了警告,并且挖掘机也是他的,是他在盗采,他也提供不了和徐某签订的合同或协议,他的话只是一面之词,不可采信,建议处罚李某,至于李某找不找徐某追究损失那是他们之间的事。
   3、在处罚数额问题上,一种意见认为:一方面,新洲区在发布禁采通告后,李某作为成年人,听信徐某哄骗,自己也存在过失,擅自到河道盗挖黄砂,应该依法处罚。另一方面,巡查中发现他非法采砂,并且受到警告后,他想到的是几天台班钱没得到,没能及时将挖掘机调走,应该重重处罚。另一种意见认为:鉴于当事人李某是受他人哄骗胁迫指使,也是受害者,归案后积极主动承认错误,协助配合调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 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 (一)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 (二)受他人胁迫有违法行为的; (三)配合行政机关查处违法行为有立功表现的; (四)其他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的。”的有关条款规定,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予以适当罚款。
   我们经过讨论,最终形成决定:本案当事人李某未经水行政机关许可,擅自到河道内盗挖黄砂行为违反了《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第十条的规定,依据该办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予处罚。有书证、物证、视听资料为证。鉴于李某是受他人哄骗胁迫指使,且归案后态度较好,积极承认错误,配合调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和《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当事人李某的非法采砂行为予以罚款两万元。
   5月7日,区水务局依据法律程序,依法下达两万元《处罚告知书》、《听证告知书》。当事人李某当即表示接受处罚,并书面放弃陈述、申辩和听证等权利。当日,水务局下达《水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在缴纳了两万元罚款后,解除了登记保存,开具了放行通知书,至此,本案到此结案。
 
【案例评析】
 
   1、本案是一起普通非法采砂案件,由于李某听信他人哄骗胁迫导致违法,自己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教训是深刻的。李某事违法采砂事实是清楚的,证据是充分的,处罚是恰当的,程序是合法的。我们下一步将加强和派出所联系,对徐某可能涉嫌毁损水利防汛工程设施(钢筋水泥隔离墩)还要展开进一步调查。
   2、本案是对河道非法采砂违法行为采取强制措施登记保存证据后,当事人才接受处罚的案件,如果你放了登记保存的机械,处罚是很难到位的。《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中对非法采砂采取的强制措施只限于登记保存证据,没有扣押措施。按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行政机关在收集证据时,可以采取抽样取证的方法;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先行登记保存,并应当在七日内及时作出处理决定,在此期间,当事人或者有关人员不得销毁或者转移证据。”的规定,登记保存证据应当在7日内及时作出处理决定。在执法实践中,7天内想完成一些列文书,处理一件违法案件确实难以做到。如果行政机关在7日内不能做出处理,则应将登记保存的证据发还给所有人。超出法定期限进行证据登记保存,会给我们的执法工作带来不利的后果。所以,建议将来修改有关法律法规时,特别是对中小河流河道非法采砂行为,应该不仅限于警告、罚款和没收非法所得等处罚,规定可以扣押采砂机具设备,可以对违法人员处以治安管理处罚和追究刑事责任,只有这样的强制措施和处罚,非法采砂行为才能得到有效遏制。